加载中...
登录|注册|充值|网站导航|
情深似浅 阴阳卖命钱 鬼才修仙
当前位置: 鸿运国际 > 小说频道 > 男频 > 凡神记

第10章:元婴

作者:魔笔书生 更新时间:2017-04-27 授权:创别书城 返回目录页>>
邹宇每天还是除了练心法之外就是练习手指阵法,只是比以前小心多了,练习的时候不会加入真元力,在需要加入真元力练习的时候他都会找一偏僻处,用精神力向四处查探附近确实没有人后再练习。现在已经练会了三十六个基本指诀,邹宇觉得越往后的越难学。   叶靑峰是邹宇以前的室友,很好交友,有人曾说他和邹宇是班上的两罪(最。前者是最爱交友;后者是最不爱交友,甚至别人来找他玩,他也爱理不理的。   其实他们都错怪了邹宇,他们好多人来找邹宇的时候,邹宇不是在想事情就是在查看体内的情况,没有听见,因此很多人都认为他学习好,很高傲,不愿意和他们交朋友,因此后来来找他玩的人也就没了,邹宇也懒得解释,这样正好,自己可以安心的想事情。   只有叶靑峰,他们是一个宿舍,一次星期天邹宇没有回家,叶靑峰也没有回家,叶靑峰找不到人玩,就找邹宇陪他练打篮球,说他要参加学校篮球队,开始邹宇不愿去,不过叶靑峰一点都不气妥,唐僧般的在他耳边牢叨了近一个小时后,邹宇不再愿让自己的耳朵受罪,于是屈服了。可是邹宇陪叶靑峰打篮球一个小时后,叶靑峰就直叫嚷着不打了,原来邹宇反应太快,假动作根本就骗不了他;速度太快,叶靑峰根本就跟不上他;弹跳力太好,偶尔还来个空中大灌篮,简直把叶靑峰打傻了。叶靑峰事后直说邹宇去打NBA都可以了,以后再也不敢和他打篮球了,应邹宇的要求,他也没有把他和邹宇打篮球的事说出去,不过自那以后,他们倒成了好朋友。   这天上午下课后,刘桃虹上侧所去了,邹宇一个人坐在座位上,这时叶靑峰走了过来,很神秘的样子,还看了看门口,见刘桃虹走远了后,才斜坐到刘桃虹座位上一本正经地对邹宇说:“经过我长期对你的观察,嗯!还有各方面的资料显示,嗯!以及你最近的表现,嗯!发现你真是太阴险了,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老大,你教教我好不好?”   邹宇好笑地看着叶靑峰的表演说:“你不去当演员实在太可惜了!”   叶靑峰也一脸佩服的说:“老大,你也太阴险了吧!说说你是怎么把校花XX了的?”   “不要胡乱说。”   “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这几天冰山都融化了,和你成双入对的,还有她看你的那种眼神。据我的经验,只有一个女被一个男人XX了以后,死心踏地了,才会这样。还有,你怎么老戴一副这么丑这眼镜,把你的光辉形象全遮住了,是不是她怕你红杏出墙才让你戴的?这也做得太明显了吧!”叶靑峰得意的说。   邹宇平时就很少言语,而叶靑峰也说中了个十之七八,他这一时也找不到话反驳叶靑峰,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小子快点老实交待,不然看我大刑侍候!”叶靑峰看了看邹宇还只是笑笑,于是阴险地笑着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会忘了一件对你很重要的事。”说完装作很神秘的样子。   “什么事,我会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知道?”邹宇问叶靑峰,“你小子也太狠了吧,我问你的事你一点都漏点儿,你想知道这事,我凭什么告诉你,哼!没门,而且连窗也没有。”叶靑峰装着不高兴的样子说,看着叶靑峰的样子,邹宇从书包里拿了个苹果送了过去,对叶靑峰笑着说:“这样可以了吧,说说什么事?”   叶靑峰夺过苹果,吃了起来,不情愿地说:“味道还可以,看在这个苹果的份上,告诉你吧,昨天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到宿舍来找你,她有着不输于刘桃虹的美貌,嗯,她们各有千秋,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温柔似水,让我选我一定选这个温柔似水的。对了,老大,你已经有个校花了,不如把这个介绍给我吧。”说完,还一脸回味的样子。   “会有来找我,还是个漂亮的女孩,会是谁呢?她说她叫什么名字没有?”邹宇想了想,想不起有人会来自己,于是问叶靑峰,可是叶靑峰好象还沉浸在美丽的回忆里,没有听见,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   “我是说,那个女孩有没有说她叫什么名字?你在想什么呢?一副贱相。”   “什么,贱相,想我叶靑峰自命风流潇洒,貌赛潘安,你见过潘安没有?他有我这么高大英俊……略N多字,N>1000)”说累了拿起邹宇桌上的矿泉水喝了起来。   邹宇看得直摇头:“我知道你利害,是美女杀手,好了吧!但我让你说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谁让你说这些。”   “我还没说完呢,嗯,不过看你挺可怜的,就让我告诉你吧,她的名字叫美丽的张晓雪!真是好名字,人美,名字也美!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快告诉我。”   邹宇不由楞住了,他当时只是出于礼貌让张晓雪来找他玩,但想到都高三了,学习应该很重,没有人会想到玩,当然除了邹宇这种头脑好用,看书过目不忘的。   看看邹宇不回答,叶靑峰急了:“老大,不会你把她也XX了吧,天理不公啊,怎么我这样优秀的人却没有人要,而你这种垃圾却有这么多女孩子追……”叶靑峰正发着感概,一句冷冰冰的话打断了他的话,只觉得一股冷气直袭脊梁,让他说不下去了。   “是哪个狐狸精又来钩引邹宇?”不知什么时候刘桃虹正站在门,听见了叶靑峰的话问道。   叶靑峰发现刘桃虹来了,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走的时候还对着邹宇做了个怪脸,低声说:“老大,你家母老虎来了,你自求多福吗,我闪先。”   “你说谁是母老虎?”刘桃虹恶狠狠地对叶靑峰道,两道冷冷的目光象两把尖刀直插叶靑峰心底。   叶靑峰快傻了,这么远,自己这么低的声音她都能听见,见母老虎正质问自己,吓得脸色苍白,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可怜惜惜地看着邹宇,想让邹宇救救他,他知道这只美丽的母老虎只有邹宇才能训服。见邹宇还是一脸轻笑,而且母老虎越来越近,叶靑峰简直都要哭出来了,只怪自己多嘴,现在走也不是,站在这也不是。   邹宇见叶靑峰的表情就好笑,他觉得刘桃虹虽然冷了点,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吓人吧。其实他倒是错怪了叶靑峰,只因刘桃虹这个月来修真心法进步很快,现在自然流露出一种气势,现在生气了,这种气势更盛,再加上长期以来冷冷的脸,对于叶靑峰这种没有修真过的人,还真让人看着心虚。   见叶靑峰冷汗都出来了,邹宇也不想让自己唯一的朋友和自己女友发生什么矛盾,对着刘桃虹道:“桃虹,没事,我们在开玩笑呢。”   刘桃虹见邹宇都说话了,也知道叶靑峰是邹宇在班里除了自己以外唯一的朋友,倒是放过了叶靑峰,但还是问道:“那就算了,放过你,你说,是谁来找邹宇?”话中充满了醋味。   叶靑峰看了看邹宇,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还是邹宇开口了:“是我来学校在车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叫张晓雪,来找我可能有什么事吧!”   见邹宇淡淡地解释,刘桃虹更是醋意浓浓地说:“你平时都不怎么爱说话,怎么可能在坐车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交上朋友?你说你和那个狐狸精是什么关系?”   邹宇觉得那天的事不好在这里解释,难道让全班的人都知道那天自己是研究阵法,借张晓雪的玉佩护身符看,想到自己对刘桃虹的感情那么深,而刘桃虹还这么不信任自己,也有点生气,也难得再解释,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于是也不再理刘桃虹,拿出这节课的课本看了起来。   见邹宇不理自己,刘桃虹伤心的流起泪来,这时全班男生都用杀人的目光看着宇。   刚开学的时候,班上的男生们发现邹宇和刘桃虹成了一对,都很恨邹宇,特别是刘桃虹的拥护者们,但后来发现邹宇学习很好,而且长得也很帅,他和刘桃虹却实很班配,也没有找邹宇麻烦。他们在一起后,刘桃虹不经意流露出来笑容,更是迷人,让班上的男生们都觉得看着她的笑,马上死去也值得。这也成了班上的一道风景线,更甚者,经常有其他班的男生在教室外张望,有时连上课了也不知道。现在见邹宇始乱终弃,惹得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流泪,他们简直恨不得马上撕了邹宇。   这节是数学课,因高二时已经把课程全上完了,高三只是复习,老师只是发了一套题让同学们做,过了一会儿,老师有事出去了。这时同学们的目光又聚集到了邹宇和刘桃虹的身上,谁也没有心思做题。   邹宇一点也不在乎那些可以杀死自己几百遍的目光,见刘桃虹坐在座位上,也不做题,只是伤心流泪,他不忍心,用手轻轻捅了捅刘桃虹道:“桃虹,是我不对,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是刘桃虹坐在座位上理也不理他,邹宇在这么多人面前对刘桃虹道歉,刘桃虹也不理他,让他很难堪,同学们杀人的目光他可以忍受,但是同学们这时轻蔑的目光让他很难受,特别是现在刘桃虹又不理他。   终于邹宇受不了了,觉得心繁意乱,他不再理同学的目光,站起来,走出了教室。   这时刘桃虹发现邹宇走了出去,想叫他已经来不及了,不禁哭得更伤心,心里还骂着邹宇这个大傻瓜,自己在他道歉的时候本来就想原谅他了,只是想再听他两句安慰话而已,谁知道他竟然跑了出去,想到这里,刘桃虹现在不禁有些后悔,她知道邹宇是个自尊心很重的人,这件事后,不知邹宇还会不会再理自己,想着,刘桃虹也再众人的目光中站了起来,追了出去,出去以后,四处也没有看见邹宇的身影,她不禁有些慌了。   邹宇走出后,越想心里越乱,只想找个什么发泄一下,于是发足狂奔,向校外冲去,这时只见邹宇化为一道白影,轻轻越过校墙转眼便不见了,人们只觉得眼睛里闪过一道白影,再转眼看看,什么也没有,疑似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邹宇越跑越快,最后在人们眼里连影子也看不见,只觉得是一阵风吹过,一阵狂奔后邹宇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居然到郊外来了,这时发现在自己体内的真元力、元气和精神力都在乱窜,看来要抚平绪乱的真元力、元气以及精神力要费些功夫了,于是找了个避静的树林,再找了几块石头输入真元力在四周布了个防御阵,在阵中坐了下来。   邹宇发现真元力闹得最凶,就从真元力入手,可是这时他觉得真元力直往头顶百汇穴冲,这些真元力一点都不受他的控制,这些真元力每冲击一次,他就觉得好象一个巨钟在耳边敲响一样,耳朵里“轰轰”直响,头脑发胀。   这些真元力的力量越来越大,邹宇也越来越难受,看来是练功练得快的后遗症,邹宇强忍着巨痛想控制元气和精神力,都一样地不受他控制,在一次次的冲击中,一次次的巨痛中,邹宇觉得有些绝望了,再想到刘桃虹也不再理自己了,邹宇不觉兴起了寻死的念头。   邹宇起了寻死的念头,不再理这些体内繁人的能量,只是静静地等着死亡的来临,可是老是死不了,而且一次次的冲击让自己难爱得要命,看来这就是要活不行,要死不能的情景。邹宇想要死就快点来吧,于是不顾一切的运气自己体内的真元力向头冲去,这次真元力倒听话,结合成一团快速地冲向百汇穴处,这时只觉得自己下丹田处一阵难受,只见自己下丹处空空如也,连内丹也不见了,找找看,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内丹居然在刚才那团真元力中间和真元力一起冲向了百汇穴。   就在内丹冲到百汇穴一瞬间,邹宇感觉到一股火热的,带着毁灭的,巨大无匹的能量冲向自己的内丹,这股能量冲散了自己的真元力,冲破了自己的内丹,这股外来的能量和着散了的真元力迅速散向全身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股处来能量的主体却混入已破碎的内丹,冲入自己的下丹田。   邹宇真的傻了,他能感觉得到这股能量是天地元气,而且量大得吓人,自己居然没有死,再看看下丹田处。   “元婴,这不可能,我进入结丹期才一个月都没有,怎么可能就进入元婴期!”邹宇不知是喜是忧,不知怎么才好,自己真的快傻了。   不过这里没有人可能给他解答这是怎么回事,只见下丹田处,一个一寸高的紫金色的Q版邹宇正盘坐在那里,左手捏着控火诀,右手心上正有一团火在燃烧,而元婴周身紫雾了绕,还真有一种仙人的感觉。   见自己没有死,而且还进入元婴期,结合上次进入结丹期的情景,邹宇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易经》只写有练功方法,而没有写到那个层次会怎么样,而突破层次时会怎么样也没有写出,一定是知道这样写出来的话就没有人练这种功夫,所以才不写出来,还有只写到元婴期就没有了,一定是写《易经》的人也只练到元婴期就走火入魔死了,要不然就是不敢练下去了,所以以后写书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样练,所以没有写完。一定是这样的,那他这不是害我吗,一本没有写完的心法,不是要我的命吗?邹宇不禁恨起写《易经》的人来。   邹宇想到自己没有死,还进入了元婴期,邹宇这时不禁雄心万丈,总之自己现在没有死,不如把这本《易经》写完,也算是个壮举,说不定还能流芳万世。   怎么元气和精神力还乱七八糟的,而且还是不听自己安抚,这可怎么办?

凡神记的评论

2条评论
热门评论
Dear CanDy发表于2017-08-15 05:06:53
不知道好不好看耶,我只知道《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很好看
你还可以输入500字哦 回复
最新评论
Dear CanDy发表于2017-08-15 05:06:53
不知道好不好看耶,我只知道《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很好看
337769088发表于2017-08-25 11:05:59.0
回复Dear CanDy:好看
你还可以输入500字哦 回复
评论需经管理员审核后才能显示 发表评论
看过《凡神记》的人也喜欢
禹行
题材:玄幻
进度:连载中
他,从洪荒中崛起,辅助大禹成为五帝之一;他内修巫…
点击阅读>>
鸿蒙空间
题材:玄幻
进度:连载中
修炼之道,唯有一往无前。进可生,退则死。修炼之路…
点击阅读>>
焚天大帝
题材:玄幻
进度:连载中
【2017玄幻爽文】天下第一帝尊鹿羽死后万年,附…
点击阅读>>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鸿运国际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